冬虫夏草价格_冬虫夏草_虫草-39虫草冬虫夏草价格表、作用、食用方法尽在39虫草网。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顶部

首页 > 冬虫夏草资讯 / 正文

冬虫夏草的功效:从冬虫夏草到蛹虫草与虫草大世界开拓市场

admin 2017-04-01 冬虫夏草资讯 0 评论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顶部

  从冬虫夏草到蛹虫草


  因为冬虫夏草的稀有,一种叫北冬虫夏草的虫草逐渐在市场走俏,并受到欢迎。而这种北冬虫夏草,又叫蛹虫草、蛹草、北虫草,其虫草素含量据称比冬虫夏草还要高。


  “冬虫夏草和蛹虫草原本均非常稀有,但因为蛹虫草已实现人工栽培,故以实惠的价格‘飞入寻常百姓家’,崛起为虫草市场的生力军。”一位业内专家介绍。


  蛹虫草真的比冬虫夏草好吗?从冬虫夏草到蛹虫草,虫草行业正在发生着怎样的变化?


  虫草,已不再只是冬虫夏草


  民谚说:一两虫草三两金。虫草,原本只是冬虫夏草的简称。但因为冬虫夏草资源的逐年递减,各类“虫草”竞相出现,虫草已成为一个行业。


  “虫草的概念很广,有四百多种,冬虫夏草是四百多种里的个种”——中国科学院院士、真菌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魏江春曾这样解析。


  虫草行业新革命:从冬虫夏草到蛹虫草


  冬虫夏草主产于青海、西藏、四川、云南的高山草甸,是麦角菌科冬虫夏草菌的子座及其寄生蝙蝠蛾幼虫体的复合体。每年夏天,青藏高原上一种叫蝙蝠蛾的蝴蝶将卵产于泥土,当蝙蝠蛾的幼虫被泥土中一种真菌(麦角菌)感染,真菌在其幼虫体内吸收营养繁殖壮大,致使幼虫体内充满菌丝而死亡。翌年夏初,被感染虫体内的菌物开始萌发,从虫的头部钻出地面,状似嫩草,即生长为冬虫夏草。


  我国关于冬虫夏草的记载最早见于清代。1990年版《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收录了冬虫夏草。《现代汉语大词典》有这样的描述:中医为名贵滋补剂,用于补肺益肾,治疗气喘、腰疼、遗精等症。


  上世纪70年代,冬虫夏草与人参、鹿茸同视作传统滋补品的“中药三宝”。


  当时,青海、西藏冬虫夏草的国家收购价仅为每公斤21元。而今,在京、沪、汉各地冬虫夏草专卖店及经销商那里,冬虫夏草的价格每公斤则基本高于30万元,最高价格已逾70万元。


  不过四十来年,价格涨幅一万多倍。


  “物以稀为贵”。蝙蝠蛾幼虫被侵染并长成冬虫夏草的几率很低,而人工培植冬虫夏草始终未能实现,加之过度采挖,冬虫夏草产量十分有限,逐年下降。2016年,冬虫夏草主产区的产量已下滑至2015年的6成。与冬虫夏草产量下滑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市场的需求却在连年攀升。据《2015-2020年中国冬虫夏草行业研究及市场投资决策报告》指出,到2020年,中国冬虫夏草市场规模将达到197亿元。


  为迎合市场需求,很多叫“虫草”的新产品不断涌现,比如,分布于湖南、安徽、广西等地的亚香棒虫草,分布于贵州、云南、四川等地的凉山虫草、地蚕、白僵蚕,利益驱使下,虫草行业乱象丛生,很多虫草外观和真正的冬虫夏草肉眼几乎难以区别,但营养成分却有天壤之别。


  冬虫夏草,想说爱你不容易


  2016年2月4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冬虫夏草类产品的消费提示》,短短161个字,给虫草行业乱象敲响了警钟。


  该提示称,食药监总局组织开展了对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产品的监测检验。检验的产品中,砷含量为4.4~9.9毫克/千克,而国家标准限量值为1.0毫克/千克,超标四倍以上。专家指出,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及纯粉片等产品会造成砷过量摄入,存在较高风险。


  除去砷含量远超限量值,冬虫夏草的重金属超标远不止这一项。层出的造假、添加冒充物……冬虫夏草的“黑色产业链”更加触目惊心。


  为增加冬虫夏草重量,黑心商人往往添加重金属粉末。最早采用重金属二氧化钼,后用铅粉,甚而以水银注射。


  “造假是为了增重。”青海省冬虫夏草协会会长拉加才旦说。在贵比黄金的巨大诱惑之下,虫草商贩添加重金属粉末已是业界公开的秘密。


  号称“中国冬虫夏草之父”的沈南英教授,曾亲见此加工过程。“800元一瓶的二氧化钼,用胶水倒一点涂在虫草衔接处。”只要涂一点,就增重一倍。每公斤虫草有一两掺假,就是近万元的暴利。


  还有废草加工。有虫无草,或有草无虫,业界称为“废草”。废草造假,不法商人开发出一套完整工艺:以胶水、竹签穿接,再施以双氧水、明矾、硫磺、红花水等进行增大、染色等加工,将真虫体粘接到人工加工的假子座,或将假虫体粘结到真子座,以假乱真,混入好的虫草。


  此外,用硫磺熏蒸来保存冬虫夏草,也一度成为业内公开的手段,这也导致虫草中硫、汞的大量超标。


  技术含量最高的造假,莫过于浸泡含淀粉和特殊配方的液体。由于干虫草体内被寄生细菌淘空,浸泡可以让那些半溶解物质附着在虫草体内的中空结构,泡完干燥处理,重量大大增加。


  对环境的破坏,是虫草行业带来的另一恶果。青藏高原是冬虫夏草的故乡。此前,由于藏民对自己生存土地怀抱敬畏之心,再加上国家对冬虫夏草实行统购统销,采挖虫草非常慎重。需要用虫草作药材时,以虔诚和敬畏,部分采挖,能挖50斤的只挖5斤,挖完回填,不留残坑,尽量避免破坏草甸植被。


  近十余年,冬虫夏草价格以几何级的增长,挖采者人数空前膨胀,不少地区过度采挖,甚至竭泽而渔。在青海境内,虫草滥挖现象,已经触目惊心。


  滥挖的后果,直接导致冬虫夏草产量降低、质量下降,更为严重的,是对整个高原生态环境造成的冲击。曾有人计算,仅青海“三江源”地区,每年因挖虫草被破坏的草原面积达数十万平方米。广阔的草山上满目皆是松散的泥土和挖掘虫草后留下的洞穴,给高原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冬虫夏草的行业乱象,呼唤着“替代品”的出现。许多科研机构试图人工培育冬虫夏草,但遭遇失败。一种名叫“蛹虫草”的虫草,因其营养成分和功效可以比美冬虫夏草,又能实现人工培育,近几年被推到了行业的前沿,成为“虫草明星”。


  虫草大世界开拓市场


  冬虫夏草又名虫草,作为名贵的滋补药材在提高人体免疫力和抑制癌症方面有着突出的功效,因此备受消费者的关注。我国作为冬虫夏草产出大国,在世界虫草市场具有极大的影响力。“中国虫草看青海,青海虫草看新千”,青海新千作为我国著名的冬虫夏草交易中心,在世界市场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新千集团斥巨资打造的新千国际虫草大世界正式进行了战略性迁移,从西宁市城东区七一路原址搬迁至城东区建国南路与昆仑东路交汇处的新千国际广场。新千国际虫草大世界的发言人表示,此次迁移对于整个新千国际虫草大世界的服务水平和市场渠道都是一次质的提升,对于青海地区冬虫夏草产业的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


  新千国际虫草大世界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生物检测机,能够进行压片、打粉、烘干等操作。同时新千虫草大世界囊括了青海地区绝大部分的虫草经销商、经营公司、专卖店。经过数年精心打造,新千虫草大世界现已发展成为了青海地区虫草贸易、服务的中心。其辐射范围涵盖了世界70多个国家和地区。


  此次新千国际虫草大世界的搬迁也是为了适应虫草产业在新时期的发展需求,提升整个行业的生产、服务、检测水平,力求将新千国际虫草大世界打造成为全球虫草交易中心,全面提升青海地区的虫草产业格局!


Tags: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位-内容正文底部

猜你喜欢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
后台-系统设置-扩展变量-手机广告-栏目/内容页底部